-這本《晏時澤許初意》是由作者晏時澤所寫的,主人公許初意宴時澤的故事精彩豐富,下麵給大家帶來精彩內容:晏時澤好一會兒冇開口,也不知道是在懷疑什麼。薑澤這麼一說,倒顯得她是真的在針對周意一樣。許初意忍不下去了,說:“不是周意告訴你我在哪的,那是誰?”“記不清楚名字了。”薑澤似乎是認真的回憶了片刻,最後直接叫晏時澤去看他的手機,結果看到確實是一個陌生的名字,給薑澤發了一句,許初意在xx集團工作。...

晏時澤好一會兒冇開口,也不知道是在懷疑什麼。

薑澤這麼一說,倒顯得她是真的在針對周意一樣。

許初意忍不下去了,說:“不是周意告訴你我在哪的,那是誰?”

“記不清楚名字了。”薑澤似乎是認真的回憶了片刻,最後直接叫晏時澤去看他的手機,結果看到確實是一個陌生的名字,給薑澤發了一句,許初意在xx集團工作。

晏時澤給那個人發了個微信,那個人暫時也冇有回。

這下就是死無對證。

許初意這會兒氣挺堵的,她還是覺得是周意,這個人跟周意可能脫不開關係。

要解釋,她也冇有理由,大概是女人的直覺。女人看女人纔是最準的,那天周意的樣子,就是看不慣她。

晏時澤又去看了攝像機的視頻,結果視頻裡很多段掙紮的聲音大過說話聲,聽的也不是很真切。

許初意抿著唇,憋屈得緊。

晏時澤又問了薑澤幾個問題,他都說了,最後有些緊張的問:“你打算什麼時候把我弄出去?”

晏時澤冇有任何表示,隻問:“你說到的那句關於周意的原話是什麼?”

薑澤一字不差,道:“我跟許初意說,周意說的不錯,好脾氣勸你是冇有效果的,倒不如直接把你辦了,留下把柄,就冇有人願意跟你一起了。周意跟我說的原話是,好脾氣勸人回來,不如霸道把人搶回來。這隻是她在跟我分享她的愛情觀,我昨天突然想起而已。”

他把周意摘的那是乾乾淨淨的。

晏時澤冇有再問話,隻是回頭淡淡跟許初意道:“走吧。”

許初意有點不甘心,走的時候回頭看了眼薑澤,卻看見他眼底瘋狂的恨意。

這一眼看得她頭皮發麻,大概是因為得不到,薑澤到底是恨上她了。

怪不得他會向著周意。

許初意拽著晏時澤回頭看,薑澤卻已經恢複了平靜。

出去了以後,晏時澤也冇有提及半個字有關她前邊“針對”周意的字眼。

明明他是相信了薑澤的話的,畢竟他之前的判斷也是認為周意不可能,畢竟一個幾乎臥病在床,走路都吃力的人,哪裡來的心思折騰彆人呢?

正常人的視角大概都這樣。

晏時澤這會兒提了,倒是冇什麼,他什麼都不說,顯然是因為不相信自己,不知道該在自己麵前說什麼好呢。

許初意心寒,冷冰冰的說:“我針對周意了又怎麼樣?”

晏時澤道:“薑澤自己說話含糊,和你冇什麼關係。”

他這話說的就有講究了,明著看是偏袒她,實際上還是信了是薑澤自己的表述問題,而不是周意這人慫恿薑澤傷害她。

許初意冇有說話了。

晏時澤猜到了她的想法,道:“還覺得是周意?我跟她認識了也算久,她一直以來冇乾過這類事,礙於長久以來對她的瞭解,我這會兒保持中立。”

還中立呢,心明明已經偏袒到人家身上去了。合著認識的久的,就是劃算。

許初意道:“給薑澤發訊息的那個人,不代表冇可能跟周意認識吧。當然,我也是猜測。”

晏時澤心不在焉道:“你不要瞎猜,我會調查清楚。”

“如果是周意呢?你會為我討回公道麼?”

“你先彆胡亂給人家安罪名。”晏時澤一句話,許初意恨不得把他從車上給踹下去。-